利发国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利发国际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7-11 16:16:4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么,吴怡农的这番讲话,为什么会在岛内引发轩然大波,既有人坚决反对他的说法,也有相当多的人认同他的说法,以至于蔡英文本人都不得不亲自出面来澄清?我认为,这背后恰恰反映出了包括吴怡农在内的“台独”分子内心对当前情势的紧张与焦虑。紧张是因为,最近一段时间以来,中国大陆正在出重手解决香港问题,出台了香港国安法,按照岛内一些人的想法,在解决香港问题之后,不排除接下来大陆会腾出手来解决台湾问题。再加上,最近一段时间以来,解放军强化了在台海的军事存在,绕台航行的频次比以前更多了。焦虑的原因在于,在岛内“台独”气焰日益高涨并导致两岸情势如此紧张的态势之下,包括吴怡农在内的“台独”分子担心,以当前“台军”的战力和士气,根本保护不了“台独”。也就是说,这背后实际上反映出了“台独”势力对台军“恨铁不成钢”的复杂心态,对前路茫茫的一种焦虑情绪。香港国安法刚刚正式生效,部分乱港分子依旧“贼心不改”,继续策划着祸乱香港的各种图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9日上午,有部分香港市民分别到律政司司长办公室及警察总部请愿,批评戴耀廷知法犯法,以所谓“民主公投”为名,实际上损害香港才是真正目的。这些市民沿街高喊“汉奸走狗戴耀廷,无耻大学法律教授,知法犯法,罪加九等”等口号,律政司司长办公室及警方分别派人员接收了请愿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:对于岛内的军队来讲,他们在“汉光军演”时搞一些花拳绣腿的表演功夫,目的主要有三个:其一,既是为了向岛内的纳税人有所交待,表明他们的钱没有白花,也是为了给岛内民众打气,即“我们有能力保护你们”;其二,则是为了对大陆虚张声势,表明自己有能力跟大陆一战;其三则是要表演给美国看,让美方认为“台军还是蛮有战斗力的”,并把更多的武器售卖给台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86年9月至1994年3月任陕西省长安县审计局干事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需要避免的第二个误区,就是以为这次军售仅仅是美方在帮助台湾的“爱国者III型”导弹更换零件,类似于小汽车的定期保养。事实上,这份军售合同的目的,是要在未来的三十年时间内,帮助台湾的“爱国者III型”导弹进行所谓的“重新认证”,而这个“重新认证”就不仅是定期更换老旧零件那么简单了,它包括了“爱国者III型”导弹软硬件的更新计划。也就是说,未来美方将会因应形势的需要,或者说根据中国大陆武器的发展进程,及时帮助台湾升级“爱国者III型”导弹的拦截能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5年1月至2008年1月任西安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(市西部开发办)党组成员、副主任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直新闻:那对于民进党智库副执行长吴怡农炮轰台军“汉光军演”演练两栖登陆,是属于华而不实的表演与作秀,并因此而在岛内尤其是民进党内部引发巨大的分歧与争论一事,你又怎么看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国卫称,有关行为可能涉嫌违反《选举(舞弊及非法行为)条例》及香港国安法,一旦触法属严重罪行,提醒有关人士小心,切勿触犯法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个误区是,跟过去所有的美台军售案一样,无论是美国向台湾出售“爱国者III型”导弹,还是帮助台湾维修“爱国者III型”导弹,都是台湾在当冤大头,花了大价钱弄了一堆华而不实的破铜烂铁。我认为,对于台湾来讲,“爱国者III型”导弹虽然并不是进攻型武器,是属于防御性的武器,但是它对于台湾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。过去十多年以来,美国出售给台湾的那些爱国者II型和III型导弹,其目的,就是企图要削弱中国大陆的军事优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戴耀廷本人却在社交媒体上狡辩,声称所谓“初选”并不违法,还坚称“这一切都是基本法所赋予的职能及权力”。